103. 鹅掌楸

鹅掌楸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 chinense

Accession 147 - 2000*A

鹅掌楸属 (Liriodendron) 下分两种:北美鹅掌楸 (L. tulipifera),常见于北美东部地区;鹅掌楸 (L. chinense),常见于中国中部和南部。这棵树称为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 chinense,是上述两种树的杂交树。春天,鹅掌楸长出形状独特的叶子。夏天,它会开出黄橙色、形似郁金香的花朵。到了秋天,树叶会变成黄色,花朵结出直立的圆锥形果实,经冬不落。

请听下面的音频,聆听鹅掌楸属两个树种的故事;千百万年间它们一直相隔数千英里。

肖恩·哈洛伦 (Sean Halloran) 是植物园温室的一名植物繁育员。请听下面的音频,了解他的工作内容。


第 1 部分:

如果你面对着这棵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 chinense 杂交鹅掌楸,背对亨尼韦尔游客中心 (Hunnewell Visitor Center),左边是草甸路 (Meadow Road),你会看到属于它的两种母树树种的样株。


在这棵杂交树的左边,越过喷泉,是高耸的 Liriodendron tulipifera,它自 1894 年起就一直矗立在那里。这一树种分布在北美东部,是密西西比河以东最高大的落叶树。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使用这种树木来制造独木舟和家具。


右边是 Liriodendron chinense,是原产于中国的树种。这棵树比前者稍小,由于多种因素(包括对其木材的需求)在中国濒临灭绝。


除了大小之外,这两种树之间只有一些细微的差异。左边这种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的花朵带有亮橙色斑点,右边这种 Liriodendron chinense 的叶子分叉更深。


这两个树种在过去的 1200 万年间一直相隔数千英里,直到在这里重聚。这两棵树同宗同源,它们共同的祖先生长于几百万年前各块大陆还连在一起的时期。随着冰川的融化,海平面的升降,如今的北美和亚洲海岸逐渐形成。之后,在分离的大陆上,出现了两个各具特色的鹅掌楸树种。


即使经过了如此久远的时间,位于美洲与中国的这两个树种仍然非常相似,使科学家足以通过杂交培育出这棵杂交树,并于 1981 年将其作为礼物赠送给植物园。


如今,这两棵母树和它们的杂交后代并肩矗立于植物园园林内,印证着东亚与北美气候的相似性。


第 2 部分:

我叫肖恩·哈洛伦 (Sean Halloran)。我是阿诺德植物园的


植物繁育员。顾名思义,我们负责繁殖更多植物。这是非常简略的说法。实际上,我们要通过播种、插枝、嫁接、压条来繁殖植物,这些都是引种时常见的操作。但是,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植物繁殖体都是在园内的温室和苗圃中培育的。


当我们收到来自国内外各地的种子时,我们会首先开始建立一个将伴随植物终生的书面记录链。我们必须进行全面的记录,包括种子的来源地、寄送者、物种发源,或者,它们的具体采集地或来源地,要具体到州或省、郡县和镇,直到哪条小溪的岸边。所以,第一步是完成这些记录。


然后,我们需要及时对这些种子进行适当处理,使它们能够发芽,成长为室外园林中的树木。每一种树木的发芽过程都各不相同。所以,我们会保存海量的繁殖资料库,收录关于引进的每一个树种、每一株登记植物的繁殖信息。不同的属之间也存在极大差异。但是,即使在同一属内,甚至在这些较大的植物群中,不同的树种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


以一种非常常见的观赏灌木荚蒾属 (viburnums) 为例,这种植物通常需要先进行暖温层积处理,然后进行低温层积处理,而蔷薇科 (rose family) 的某些品种可能更简单一些,只需直接进行低温层积处理或某种低温处理。所以,有各种各样的差异。


我们的工作有很多令人惊奇的地方,我觉得外人并不很容易了解。可能很多人最感到惊奇的是记录资料。我们有这些卡片,有一些资料已经有 150 年的历史了。我们今天的决策仍然以这些资料为参考依据。我觉得,如果我是外行人,这会是我最感到惊奇的事情之一。在决定如何让种子萌发、如何剪枝或嫁接树木时,我们不仅参考科学文献,也参考内部数据。所以,在我看来,人们最感到惊奇的可能就是植物的记录资料。


对于我在植物园的工作,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植物的多样性、它们的故事和故事背后的人。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地方,能够像我们这处林木繁茂、气候温和的园林一样,在同一处展现出如此惊人的生物多样性。每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每株植物一生的种种故事背后都有很多人在默默付出,包括采集植物的人、种植植物的人、栽培植物的人、照管植物的人,等等。所以,我认为最最动人的是植物和植物背后的人。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