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连香树

连香树

Cercidiphyllum japonicum

885*A

连香树原产于日本和中国,雌雄异株,各具特色。这种树在春季开花,雌树开红花,雄树开黄花。雌树雄树的心形叶子在夏天都呈紫绿色,到了秋天变为黄色,并散发出一种像是棉花糖的甜香。冬天,树叶落光后,雌树独特的种荚格外显眼。

1910 年,植物园植物采集者欧内斯特·威尔逊 (Ernest Wilson) 在中国四川省发现了一株巨大的连香树。2017 年,植物园的植物采集者踏上了重访这棵树的“朝圣”之旅,并重新拍摄了照片。有关背后的故事,请听下面的音频。

活植物藏品守护者迈克尔·道斯曼 (Michael Dosmann) 2017 年重访故地。请听他讲述重现 1910 年那张标志性照片的故事。


第 1 部分:

这棵连香树的种子是由威廉·克拉克 (William S. Clark) 在 1877 年采集的,他是马萨诸塞州人,曾在日本帮助当地创建了札幌农学校(现为北海道大学)。在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时期,在东亚、美国和欧洲的温带地区之间进行了大规模的科学及植物学交流。在这一时期,植物园派出科学家前往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搜寻种子,开始了它作为植物采集探险先锋的悠久传统。


20 世纪初,最知名的植物采集者是欧内斯特·威尔逊 (Ernest Wilson)。从 1899 年到 1922 年,威尔逊常年到世界各国探险,采集植物材料和植物标本凭证,并使用一部大型相机拍照。据估计,由他引进西方栽植的品种大约有 2000 种。


后来,他荣任阿诺德植物园的“守护者”(Keeper),这一头衔是为了表彰他对植物科学做出的大量贡献及其对植物园藏品的深远影响。


1910 年,威尔逊领导了一次中国探险之旅。深入四川省腹地时,他遇到了一株直径达 17.5 英尺的连香树 (katsura),非常巨大,这是威尔逊遇到的第一棵结果的连香树。他用照片铭记下这一发现,拍照时让同行的植物采集者在树下摆出姿势,彰显这棵树的巨大。


一个多世纪后,植物园员工在同一棵树下再现了当时的情景。根据一项北美-中国植物考察联合会(North America–China Plant Exploration Consortium,NACPEC)计划,植物园和几家其他机构的植物采集者前往中国探险;NACPEC 是一个跨大洲的植物学机构联盟,其宗旨是提高植物的生物多样性,并促进植物保护。这棵树在百年后又长高了 40 英尺,更加枝繁叶茂,周围也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林木。


植物园活植物藏品守护者迈克尔·道斯曼 (Michael Dosmann)、园艺主管安德鲁·加平斯基 (Andrew Gapinski) 与来自北京植物园的王康在树下摆出姿势,再现当年照片的情景。


第 2 部分:

我叫迈克尔·道斯曼 (Michael Dosmann),是植物园活植物藏品守护者。


2017 年,在一次 NACPEC(北美-中国植物考察联合会)发起的四川北部植物采集之旅中,与我同行的还有我在阿诺德植物园的同事安德鲁·加平斯基 (Andrew Gapinski) 和来自《哈佛杂志》(Harvard Magazine) 的乔纳森·肖 (Jonathan Shaw),实际上他是杂志总编。他去那里是为了与我们一起进行一次探险,并撰写一篇关于探险之旅的文章。此外,我们还有来自北京植物园的王康和馆长职级人员简女士(音 Jian),以及来自成都生物研究所的研究生李先生;李先生熟悉当地植物,可为我们提供帮助,而我们也可以为他提供一些如何采集种子和种质的指导。


我们一行人在成都会合,然后驱车北上,来到平武县附近的雪宝顶自然保护区。我们的目标是采集一些原产于当地的植物:大量枫树 (maple)、珙桐 (dove tree)、几种绣球花 (hydrangeas),以及四川北部的一些有趣植物,在这里它们的耐寒能力可能更强一些。这些就是我们 2017 年秋季之旅的目标。


欧内斯特·亨利·威尔逊 (Ernest Henry Wilson) 采集了数不清的种子、植物和插枝,把它们引进北美栽培;他制作了用于科学研究的数万份植物标本凭证;还拍摄了大量照片,包括风景照片、人物照片和植物照片,这些照片的魅力经久不衰,画面美丽,构图极为出色,细节也很丰富。


在 1910 年夏末,他拍摄了一张连香 (katsura) 树照片,这是一棵无比巨大的连香树,多枝的大树干一次次被砍伐,每年都会砍掉 10 到 15 英尺,很可能是为了用作燃木。照片画面非常漂亮,这棵树也是他采集种子的那一棵。威尔逊曾在中国无数次看到过连香树,但从没看见它们结果。这次经历的重要性还在于他拍到了照片、采集了种子,而且是第一次在野外采集到连香树种子,他还称这是与当时已知的普通连香树不同的新品种。


这有点儿像连中三个大奖:他拍摄了出色的照片、采集到了种子,还发现它是连香树的一种新分类(新品种)。了解到这棵树的神奇故事,并且知道这棵树存活至今,我觉得非常激动。所以,如果能够重返旧地,重访威尔逊发现的这棵树,将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于是,那一天我们从护林站出发,开始寻访这棵连香树,我们知道这将是持续近一整天的长途征程。那个夏天发生的地震和随之而来的大雨毁坏了很多道路,我们将不得不徒步三到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树木所在地。我们的征程大部分都在路上,但在我们徒步上山的途中,这些道路已被冲毁,我们只能沿着一些牦牛足迹绕行—牦牛仍在使用这些道路,但汽车和其他人无法通行。最后,穿越水蛭滋生,间杂着潮湿土壤、植物和岩石的地带,我们终于来到山上。


这时,回想起威尔逊在他所著的《中国—园林之母》(China, Mother of Gardens) 一书中,讲到这一区域已完全荒芜,根本没有树林,或者林木被马、牛和其他家畜严重啃食,然后被砍伐用作燃料和木材,再回想起他拍摄的照片,你会注意到照片中基本上只有那一棵孤零零的树。这就是我从记忆中搜寻到的一点印象。终于,他们说树就在前面,就在山坡上,而由于我们面前是灌木丛生的斜坡,所以完全无法看到前面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


在经过艰难的披荆斩棘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在途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连香树,都是很大的树,然后我们终于看到了这棵树,这有点像一次朝圣之旅。这棵树又长大了三四倍。它饱经沧桑,树干也已中空。同样,仍有三四根主干交错在一起,不断生长,令人惊叹不已。由于这棵树一直不断生长,现在已经长到了六七十英尺高,而同时周围的其他植物也在不断生长,所以,很难拍到树木全貌...你无法后退一百英尺来拍摄树木全身,因为面前有各种各样的植物挡住了视线。虽然有点遗憾,但这仍然是一次神奇的经历。在 107 年后,我们就站在威尔逊当年站过的地方,站在他让三位采集者一起在树下站好姿势拍照的地方,让人感觉就像是一次朝圣之旅。之后在当季晚些时候,我们也像他当年一样从这棵树采集了种子。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