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银枫

银枫

Acer saccharinum

Accession 12560*C

几十年来,这株银枫一直是植物园里最高的树木,直到最近的暴风雨折断了它最大的一根树枝。这株树于 1881 年被引进植物园,在早春会开出小红花。到了夏天,这些花将结出翅果;叶子的银色背面会熠熠发光。在秋冬季,树干的银色树皮会脱落。

这株银枫位于杜鹃花坛 (Azalea Border) 中,该花坛由比特里斯·法兰德 (Beatrix Farrand) 设计,她是一名具有开拓精神的园林设计师,在植物园开始了她的事业。请听下面的音频,进一步了解法兰德。

请听图书馆与档案馆馆长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 介绍在植物园历史上有影响力的女性。


第 1 部分:

这株银枫另一侧的区域称为杜鹃花坛 (Azalea Border)。这是一片种植池,以杜鹃花科(喜欢潮湿土壤的灌木)植物为主,间或点缀高大的连香树 (katsura)、黄柏 (cork tree) 和这种银枫 (silver maple)。


杜鹃花坛最初由比特里斯·法兰德 (Beatrix Farrand) 设计,她非凡的事业就从我们的植物园开始。法兰德出生在植物园的始建年份 — 1872 年。她很早就对园艺产生了兴趣,并开始与植物园首任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一起进行持续终生的独立研究。在萨金特的支持下,法兰德不断充实自己的园林设计专业知识,尽管当时很少有女性被允许成为专业设计师。在她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曾经成功完成美国国家大教堂和耶鲁大学的设计项目;她是美国园林设计师协会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唯一的女性成员。


1946 年,法兰德被任命为植物园园林设计师顾问。仅仅不到两个月,她就提出了一项多阶段项目计划的建议,计划重新改造整个园林内的种植池。这些建议包括分析土壤损耗、游客模式和 1938 年飓风的影响。


她的方案中就包括杜鹃花坛 (Azalea Border)。法兰德的设计将杜鹃花科 (heath family) 植物分门别类汇聚在一起,从喜欢湿地的低矮灌木到杜鹃花属 (rhododendrons) 和蓝莓 (blueberries)。法兰德努力迎合萨金特的最初设想,在近缘植物结构化连续性与景观的整体美学之间精心寻求平衡。


2007 年,杜鹃花坛的一些部分被重新改造,引入了新的树种和更多野外采集的植物,提高了遗传生物多样性,但仍然延续了法兰德的设计构想。


第 2 部分:

我叫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是阿诺德植物园的图书馆与档案馆馆长。


在 19 世纪末和 20 世纪初,植物学及其分支园林设计与园林建造和园艺是女性能够参与、而且能够以专业方式参与的领域之一。


在从事这些领域的女性中,有爱丽丝·伊斯特伍德·(Alice Eastwood),她是加利福尼亚科学院植物标本馆的馆长。在英格兰,有女性园林设计师,如格特鲁德·杰基尔 (Gertrude Jekyll)。在新英格兰这里,我们有知名的园林设计师比特里斯·琼斯·法兰德 (Beatrix Jones Farrand) 等优秀女性从业者。她设计了多处公共园林,例如耶鲁大学园林,还有当时还是私人园林的敦巴顿橡树园 (Dumbarton Oaks) — 现在属于哈佛大学,她还在 20 世纪 40 年代末、50 年代初为我们设计了杜鹃花坛。法兰德是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的得意门生。她与萨金特共同学习,也向萨金特学习,后来她不断进步,设计了很多优美的园林。


为植物园做出贡献的其他女性还有苏珊·德拉诺·麦凯尔维 (Susan Delano McKelvey) 等。麦凯尔维在 20 世纪 10 年代来到波士顿。她向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毛遂自荐,说:“我想向你学习。”萨金特却马上派她去温室清洗瓦罐。你能想象么,清洗瓦罐!对于希望为他工作的年轻追随者,他经常这样做。


萨金特让麦凯尔维选择一种植物,然后去研究它。她选择的植物是丁香 (lilac),学名 Syringa。后来,在她研究期间就出版了一部专著,足有两英寸厚,其中介绍了丰富的丁香属信息,包括所有种和不同变种的信息,这部专著至今仍然是公认的参考文献,为植物学家所使用。


除了作为美国女性受教育的场所,阿诺德植物园甚至还吸引了中国女性来此进行工作研究。第一位是陈秀英,她于 20 世纪 40 年代来到这里,我认为她是首位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中国女性。


在她之后是胡秀英,她也于 40 年代来到植物园学习研究,获得了博士学位,然后留下来参加了哈佛大学的《中国植物志》(Flora of China) 计划。在中国 1949 年对西方关闭国门后,她继续留在了这里,为中国植物学家架起了一座获得西方植物学著作的桥梁。


在中国 20 世纪 70 年代再次向西方开放后,胡秀英是最早返回中国的一批人员之一,她最后得享高寿,我记得她活到了 104 岁。我有幸在胡 100 岁生日前后见到了她。她的思维仍然敏锐,双眼炯炯有神,能够认识她我感到非常荣幸。


图书馆也有一位女性管理员,她从 1909 年到 1939 年在这里工作。她的名字叫伊瑟林·塔克 (Ethelyn Tucker),她出版了首本完整的图书馆藏书目录。实际上这一目录是分三卷出版的。第一卷应该是出版于 1914 年。这是一部重要的作品,也有大约两英寸厚,收列了所有的馆中藏品。她的继任者是拉赛勒·肖尔顿 (Lazella Schwarten),作为图书管理员,她在这里大约工作了 20 年。我记得她是在 20 世纪 60 年代退休的。所以,我们的图书馆有过多位出色的女性领导。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