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黄柏

黄柏

Phellodendron amurense var. lavallei

Accession 7544*C

黄柏的通称“软木树”有点用词不当,因为这种所谓的“软木树”并不是红酒瓶塞软木的材料来源,尽管它们的树皮也呈海绵状。(那一种是软木橡树。)在春夏,黄柏会长出尖形的绿叶。与它邻近的是雌树,它们还会长出豌豆大小的绿色果实,这些果实到了秋天会变黑。在冬季,可以欣赏它们低矮伸展的树枝。

这棵树及其相邻的几棵都诞生自植物园首位公共教育者乔治·杰克 (John Jack) 采集的种子。请听下面的音频,了解他的故事。

帕姆·汤普森 (Pam Thompson) 是植物园成人教育经理。在下面的内容中,她回顾了自己在植物园超过 25 年的公共课程教育经历。


第 1 部分:

这棵树的种子是由植物园首位公共教育者乔治·杰克 (John Jack) 在日本采集的。


杰克在 1886 年加入植物园,当时他只有 25 岁。他向植物园首任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申请一份工作,用他后来自己的话说,他希望“能够学到更多树木知识,同时挣点生活费。”


萨金特聘用他在园中工作。不到五年,杰克就担任了园长助理,并推出了植物园第一期教育课程。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他在植物园的学生达到几百名。各个年龄段的游客纷纷前来参加他主讲的“田野研究”(Field Study) 课,每两周一次。在《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 1903 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将这些生动的课程描述为“一群 40 或 50 岁的男女在研究树叶和花蕾”。


杰克还与来自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学生,以及来自东亚的植物学专业访问学生开展了广泛的合作。1905 年,他开始了为期 6 个月的中日朝之旅,期间他拜访了在哈佛大学学习期间与他相识的学生。返回植物园时,杰克带回了大量种子,包括大家面前的这些黄柏 (cork tree)。


如今,教育依然是植物园使命的基石。从为孩子们准备的“故事小径”,到为园艺发烧友准备的繁殖讲习班,植物园面向各类学习者提供教育课程。


第 2 部分:

我叫帕姆·汤普森 (Pam Thompson),现在担任成人教育经理。


我们开设了面向儿童的田野研究课程,主要受众是波士顿市中小学生。我们在游客中心提供丰富信息和全面咨询,我们还开设成人课程与讲座,这是我负责的工作。


我们提供课程和讲座。其中讲座包括园长讲座系列,有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特邀嘉宾在这里做气候与环境专题讲座。我们会组织“树木集会”(Tree Mobs) 活动,这是一种非正式的、临时通知的教育活动,学员们与专家一起在园内参加,非常有趣。


我负责的更常见的课程往往是关于繁殖、树木鉴定、园艺、植物学和生态学主题的课程。我们还科普一些普通的园林历史与科学知识,因为它们与文化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


我已经在植物园工作了 28 年或 30 年,在这期间,人们学习植物知识的途径在不断变化。最初,人们通过书籍和阿诺德植物园专家了解植物知识。后来,人们可以通过在电视上观看“如何做”节目和视频来了解信息。如今,我们有了互联网和网络研讨会作为学习途径;然而,我发现人们仍然希望能够面对面学习,能够亲身体验、亲手操作,或者近距离观看育木专家修剪灌木。我还发现人们喜欢在群体中学习。在成人教育中,人们经常会通过社交活动来学习,并分享彼此的经验。


阿诺德植物园的黄柏 (cork tree) 深受人们青睐。布满深深沟槽的树皮在召唤游客触摸。它们的树干相当粗大。所以,在树下拍全家福的人非常多。事实上,大量游客拍照对树根造成的压迫导致其中一棵巨大的样株不幸死亡。可以说,它是死于人们对它的喜爱。虽然这些树可以为鸟类提供食物,也是一种研究资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也被证明相当具有侵略性,所以并我不建议种植这些树。它们出现在这里只是出于研究目的。


这片区域的美还蕴含在浓密低矮的枝杈树冠中。夏天,树荫下一片清凉。到了冬天,落日的余辉透过树枝,形成一幅美妙画面;光秃秃的树冠在天光的映衬下,让我在季节更替时留意到这些树木的架构。在每年秋天,每年的十一月和十二月我都会明显留意到它;当树叶开始凋零,阳光不再明媚,我正是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注意到季节的更替,并铭刻心中。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