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美国皂荚

美国皂荚

Gymnocladus dioicus

Accession 324*B

这棵美国皂荚的树龄与植物园的年龄大致相当。它的种子于 1873 年来到植物园。美国皂荚原产于北美,又称肯塔基咖啡树。之所以叫咖啡树,是因为早期的欧洲殖民者会磨碎它们的种子,制作成类似于咖啡的饮品。春天,分叉的枝条上会长出数以百计的小叶。到了夏天,树上会结出大大的种荚。在秋冬季,种荚掉落到地面,让枝干的粗犷架构格外显眼。

这棵树的种子是由一位未受过正式植物学训练的男士寄给植物园的。请听下面的音频,了解他的故事。

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 是植物园季刊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 的编辑。他讲述了植物园最早几位贡献者的故事。


第 1 部分:

在植物园园林中,很多树的种子是由植物园科学家从世界另一边采集的。但是,由采集自中国偏远山坡的种子长出来的每一棵树,都对应一棵从本地附近地区采集的植物材料长出来的树。


当植物园首任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开始规划植物园时,他与世界各地的植物园和研究机构的植物学家进行通信,希望通过他们收集植物。他曾从英国的邱皇家植物园 (Royal Botanic Gardens at Kew)、法国的大植物园 (Garden of Plants) 和俄罗斯帝国的圣彼得堡植物园 (Imperial Botanic Garden at Saint Petersburg) 收到植物材料。这些来自大型机构的捐赠,对于植物园获得材料来丰富藏品功不可没。


但是,植物藏品的最根本基础是由北美的植物学家和民间科学家奠定的。到 1874 年,即植物园建立仅仅两年后,萨金特已与美国各地的 14 位植物学家、农场主和地产业主通信,接收他们提供的种子。


其中有一位是艾伦·海勒姆·柯提斯 (Allen Hiram Curtiss)。柯提斯与著名的哈佛植物学家阿萨·格雷 (Asa Gray) 保持了几十年的通信,他们互相交换种子、植物蜡叶标本和想法。柯提斯曾住在弗吉尼亚和佛罗里达,他在这些区域采集标本,并把它们寄往世界各地的植物园。他并没有接受过正式的植物学训练,但是通过认真、投入的学习,他成为美国墨西哥湾东部地区植物群的重要资料来源。今天,世界各地的植物标本馆都收藏有他提供的标本。


在植物园的早期贡献者中,柯提斯的非专业身份并不是特例,还有本杰明·富兰克林·布什 (Benjamin Franklin Bush),密西西比的一位普通商店店主;维吉纽斯·蔡斯 (Virginius Chase),来自伊利诺伊州乡村的一位电报员;以及乔治·华盛顿·莱特曼 (George Washington Letterman),圣路易斯附近的一名教师。这些民间科学家对于这处园林的塑造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 2 部分:

我叫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是植物园季刊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的编辑。


2009 年,我作为实习生第一次来到植物园,第二年我又回到这里,在管理部门工作。当时有一项政府拨款的项目,内容是梳理所有的植物历史记录,将所有这些信息输入植物园的植物数据库中。在这个数据库中,我们会记录各种信息,包括植物的采集地、是否是野外采集、是否来自某个镇或者来自道路的哪一侧。一些记录的信息非常具体。但是,当这个数据库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刚刚开发出来时,只有关于活植物的信息被输入其中。


所以,这个关于植物园中种植植物的巨大资料宝库,只能通过纸面档案形式查阅。其中有这种图书卡档案,还有这些含有信息的索引卡片,我们不得不一张张查看,按植物种名查找植物,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查找信息。因此,我们希望将所有这些信息都输入到数据库中。我花了很长时间,大约 18 个月,不断翻阅卡片,输入信息。不过,令人欣喜的是,在这项工作完成后,我们甚至能够搜索特定的采集者,查到他们曾寄给植物园的所有植物,以及这些植物的采集地。我们可以找到植物园尝试种植某棵植物的次数信息;如果这些植物在这里长得不太好,就需要种植多次。了解尝试次数很重要。所以,这真的是一个很酷的项目。


在此期间,一些经常出现的名字逐渐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这些名字不断出现,在这张卡片上,在那张卡片上,我禁不住想知道,“这些人都是谁?”我参与的项目是一种档案数字化项目,就是将这些历史信息转化为数字格式。此外,我们同时还要对来自日志、旧杂志的所有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


所以,实际上我可以问自己,“这个人是谁呢”,因为我能够上网搜索,查找 1905 年、1895 年的相关文章,了解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我发现,有一群采集者曾一直向植物园寄送植物材料,尤其是在北美,这令人惊奇。在他们当中有医生,这并不奇怪,因为很多医生在学医期间都要学习植物学,但是,也有律师等其他各行各业的人,包括伊利诺伊西北部的一名电报员、密歇根大急流城 (Grand Rapids) 的一位教师,还有一名校长,来自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下辖的艾伦顿 (Allenton)。在这些具有代表性的人中,有些人很富有,有些人很普通,但他们都是因为对植物的共同兴趣汇聚而来。


在我看来,这些业余植物采集者的故事非常重要,因为这些故事表明在 19 世纪 70 年代,就像今天一样,也有很多人关注周围的世界,热衷于观察、记录和提出问题,这是很有价值的。这些事情不一定只能由专业人员来做,每个人其实都可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到后院、前往附近的自然保护区和城市野外空间,进行有意义的观察,为重要的科学做出贡献。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