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大山樱

大山樱

Prunus sargentii ‘Columnaris’

Accession 931 - 51*A

这棵树的中文名为大山樱,学名 Prunus sargentii 'Columnaris',其英文通称 (Sargent cherry) 以植物园首任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而命名。春天,大山樱会开满粉色的大团花朵。夏天,叶子从最初的紫铜色逐渐变为深绿色,在秋天则变成鲜亮的红色。冬天,它们光泽的红灰色树皮和凸起的气孔格外显眼。

了解植物园档案中的一张 1915 年的照片体现了植物园的哪些历史和使命。

在下面的音频中,植物园园长威廉·“奈德”·弗里德曼 (William (Ned) Friedman) 表示,植物园的每一位全职员工对照管这处园林都有自己的贡献。


第 1 部分:

在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的早期历史上有一张标志性的照片,这是一张 1915 年拍摄的色调柔和的幻灯照片。在照片中,植物园首任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和植物采集者欧内斯特·威尔逊 (Ernest Wilson) 一起站在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下,树上开满了淡粉色的花朵。两人把手插在长外套的口袋里,相视而笑。萨金特还拄着一根拐杖。


两人都对樱花树在 20 世纪引进美国功不可没。你面前的这棵树栽植于 1958 年,其英文名以萨金特而命名。萨金特曾在 1892 年前往日本,带回了将近 200 个不同品种的种子,其中很多是首次在日本以外的地方栽培。


在二十多年后的 1914 年,威尔逊前往日本对日本樱花进行深入调查,并尽可能多地带回了植物材料。根据这次行程,他出版了《日本樱花》(Cherries of Japan) 一书,这是他关于樱花的一部有重大影响的著作。


因此,很自然地,两人在樱花树下的这张照片常常被人们拿出来展示。萨金特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致力于推动公众对“木本植物”的了解,包括树木、灌木和藤本植物,而威尔逊花了数年时间在整个东亚地区探险,采集植物材料,并与西方植物学家分享。他们之间的合作,以及植物园历史上的很多其他合作,对于推动我们成功履行采集、研究、分享和照管木本植物这一使命至关重要。


第 2 部分:

我叫威廉·弗里德曼 (William Friedman)。大家都叫我“奈德”(Ned)。我是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的园长,也是一名进化生物学家,在哈佛大学担任教授。


在植物园工作会遇到的一个有趣的事情是,许多人认为树木就是自己生长的,无需人为干预。游客们来到这里,观赏美丽的树木;他们不需要亲自动手每年种下它们,我们不像许多植物园那样,在春天种上一些新的植物鳞茎。我认为完全可以这样说,极少有人知道让一棵树存活需要付出多少努力,需要多么广博的知识,更不用说我们足足有 16000 株树木、灌木和藤本植物。


以美丽的樱花树大山樱 (Sargent cherry) 为例,在春天的盛花期我们都会围聚在它的周围,欣赏美丽的淡粉色花簇。你可能会好奇,“种上这样一棵树需要做些什么?它们是每年自动就会开花么?还是我们只负责欣赏,而有人要负责修剪树下的草坪?”答案是否定的,这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涉及大量的园艺科学和大量的数据收集。所以,我们有 IT 专家,也有 GIS 专家。我认为,如果你真正了解了让单单一棵树存活需要付出多少努力,你就会了解植物园有多么值得尊重。


例如,为了让这处 281 英亩土地上的各种树木生生不息,我们配备了世界上最优秀的园艺师团队。他们的专业领域各不相同。有一些是害虫防控专家,熟悉植物疾病领域。有一些是修剪技术专家,他们精通各种植物的修剪技术,通过巧手修剪出不同尺寸不同风格的枝杈,打造出我们看到的美丽效果。还有一些是土壤专家。波士顿中部地区的老田地并不是优良土壤,在这里种植植物并让它们健康存活 100 年或 120 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汇聚了从事各种专业领域的园艺师团队,其中在阿诺德植物园负责照管植物的就有大约 20 人。


此外,我们还要做记录。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故事。例如,大山樱采集自日本。它从日本出发,跨越海洋和大陆,经过长途旅程来到了波士顿。然后,有人负责挖坑播种,有人负责繁殖树木,之后我们还要一直精心照看它,就像我在前面提到过的。我们有关于这一切的资料,我们知道它来自哪里,它的采集者是谁。其中一些信息就记录在漂亮的树木小标签上,每一棵树都有这种标签。


不过到了今天的时代,所有这些资料都已存入了电脑系统。我们有一整个楼层都是植物记录专家,他们精通 GIS,即地理信息系统。我们还有一整个楼层都是数据追踪专家。每一次我们到园林中检查植物情况时,都会有人记录它们的健康状况,而且,如果有关于植物开花的新发现或其他各种新发现,都会有人负责记录下来。在这棵树的背后,有众多科学家的默默付出,不仅有我们哈佛大学的科学家,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正在研究这棵树的科学家。


所以,这棵树的存活离不开各个领域的支持,包括园艺、生物信息学和计算机系统、测绘技术、气候变化科学、园艺科学,等等等等。仅仅在这一棵树的背后,就有成百上千的人为它的存活而努力。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