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富兰克林树

富兰克林树

Franklinia alatamaha

Accession 2428 - 3*A

这棵树及其相邻的一棵树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两棵富兰克林树。在春夏,它会长出大片的绿色椭圆形叶子。秋天,它绽放出大而芬芳的花朵,白色花瓣包围着大簇的橙色雄蕊,叶子也会变成亮绯红色。到了冬季,树木低矮伸展的枝干清晰可见。

到 1850 年,野生的富兰克林树已经灭绝。有关背后的故事,请听下面的音频。

请听植物园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的编辑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 谈论为什么讲述人类与植物关系的故事很重要。


第 1 部分:

最早提到富兰克林树 (Franklin tree) 的是 1765 年的一篇日记,当时这种树还没有名字。一对父子在穿越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佐治亚州东南地区,在一处河畔,他们注意到一棵不寻常的树。父亲约翰·巴特拉姆 (John Bartram) 在他的日记中写道,他看到了“几株非常奇怪的灌木”。


巴特拉姆 1699 年出生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基督教贵格会 (Quaker) 教徒家庭,对植物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走遍了多处美洲殖民地,也就是今天的佛罗里达,四处采集各种有趣植物的种子,种植在他自己的农场中。


他还会向国外寄送种子。通过与欧洲植物学家的通信,巴特拉姆将很多北美植物物种带到了欧洲。1765 年,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授予他“国王在北美的植物学家”(King’s Botanist in North America) 头衔,年薪 50 英镑。


巴特拉姆的儿子威廉 (William) 在几年后又回到佐治亚州的那片区域,采集富兰克林树的种子。在 1791 年,他写道:“我们从未在其他任何地方见过这种树,而且,在我从宾夕法尼亚到密西西比河畔 Point Coupe 的所有旅程中,也从未在野外见过它的身影。”他把这些种子带回了费城。威廉的这次采集非常及时,因为就在 50 年内,这种树就在野外灭绝了。巴特拉姆以他们家族的一位朋友,本杰明·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来命名这种树,目前所有活着的富兰克林树都诞生自威廉采集的那些种子。


植物园在 1884 年收到了一棵富兰克林树。在你面前的这棵恣意伸展的样株属于它的第二代。


第 2 部分:

我叫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是植物园季刊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的编辑。


我一直倾向于认为,《阿诺迪亚》(Arnoldia) 不同于其他类似杂志。它不是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也不算是那种告诉你花园中应该种些什么的花园杂志。我更加倾向于认为,它是研究人员从某种程度上展示他们幕后工作的媒介。例如,在某些情况下,哪些人负责分类法或植物解剖学,哪些人负责植物进化或生态学相关的工作。研究人员可以讲述故事,揭示研究过程。写下关于自身工作的描述。人们还可以借助这个地方,向研究人员提出关于他们所做工作的新问题,而这些问题是传统科学期刊所不会表达或提出的。对我而言,这一出版物真正描述了人与植物的交集(听起来似乎有些陈词滥调),把人类故事与植物故事放在一起,将二者很好地结合起来。


我的其中一个目标是展示植物的多个方面,它不仅可以作为科学研究对象、园艺对象、种在花园里的事物,还可以作为文化对象。即便文章并非关于植物园中的植物,也会从各个角度,对像艺术品博物馆一样的植物园如何搜罗关于人的这些重要故事,以及关于这些人的科研工作进行方方面面的展示。


关于富兰克林树 (Franklin tree)、其他古老植物及植物园,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们揭示了自 1872 年以来研究人员对于记录和汇编整理描述植物来源的记录的长久承诺。大多数植物可能都是如此,就像富兰克林树一样,我们知道它来自托马斯·米汉 (Thomas Meehan) 之手,他是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日耳曼敦的一位苗圃主人,也是一名园艺作家。不过我们知道,有些植物是在一定海拔高度的山坡上采集的,山坡上还生长着其他 10 种特殊植物。而且我认为,无论是以植物记录或《阿诺迪亚》(Arnoldia) 文章的形式,还是以其他科学出版物的形式出现,对于记录工作的坚持不仅仅涉及鲜活的植株,还涉及与植物一起获得的对象和附带搜集到的那一套材料。


这株特殊植物的存在令人感到吃惊,它不仅是重要的植株,而且在野外已经灭绝。但是,看看那些一直不断分株的、在泥土里匍匐生长的枝条……还有那些花朵!我的意思是,如果谈到富兰克林树,怎能不说说这些在夏末秋初盛开的花朵?有时候,这些花儿会一直绽放,直到秋末树叶变成鲜红色,它们才陆续凋零。它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想象一下,如果巴特拉姆家族 (Bartrams) 没有在野外发现这株植物,没有采集它的种子,那么现在它可能已经灭绝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能够看到它在植物园里生长一百多年以后的情形,多么令人欢欣鼓舞。想象一下这株植物在 200 年,甚至 300 年后会是什么样子!植物园的租期为一千年,当然,那时候我已无法亲临现场观赏,只能想像一下千年之后的富兰克林树会是什么样子。


关于这类植物,我认为最酷的一点是,它不同于博物馆中的一幅画,或者你了解其背后创作故事的某件人造艺术品,就是那种被谁收藏、被谁捐赠给植物园或博物馆的故事...对于像富兰克林树这样的植物,藏品本身是鲜活的。我认为当中的奇妙之处在于,那些植物园在 140 年前所采集的植物,其寿命都超过了它们种子的采集者。以富兰克林树的故事为例。巴特拉姆家族 (Bartrams) 采集的富兰克林树,其寿命就已经超过了巴特拉姆父子,超过了将其送到植物园的苗圃主人托马斯·米汉,也比植物园创办人查尔斯·萨金特 (Charles Sargent) 活得更长。想象一下,200 年或 300 年以后,这株特别的树仍然完好地矗立在这里,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随着植物的生长,它与发现者、采集者之间的生动故事仍将继续传颂下去。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