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中国流苏树

中国流苏树

Chionanthus retusus

Accession 13051*A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流苏树是植物园的一大亮点。春天,满树数百朵四瓣白花如同半空溅落的瀑布,极具视觉震撼力。夏天,枝繁叶茂,绿意盎然,树叶呈椭圆形。秋天,树叶变黄,树上结满了蓝紫色的果实。冬天,黄叶飘零,显露出树木枝干形成的花瓶形状。

了解要顺利完成采集之旅,必须做好哪些规划和协作。

植物记录经理凯尔·波特 (Kyle Port) 曾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植物采集。听他谈谈采集之旅中他最喜欢的和觉得最具挑战性的部分。


第 1 部分:

这棵树的种子是从日本东京皇家植物园 (Imperial Botanic Garden) 寄来的,于 1901 年抵达植物园。对于全世界植物保护和交流工作而言,这种机构间的合作非常重要,并且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才慢慢有所增加。如今,植物园致力于从野外采集物种。在整个采集过程中,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会与同事在现场密切合作。


采集之旅的第一步是做好计划。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与当地大学和林业部门的植物专家合作,对该地区进行研究,识别目标植物,并确定什么时候最有可能获得可存活的种子。协作人员规划行动路线,比如目标植物所在地点、采集地点和住宿地等等。


在一次考察中,采集者将收集三样东西:首先是真正的植物藏品—种子、插条和幼苗,它们将被送回机构大本营。同样重要的还有对所采集植物的状况、位置和周围环境的详细记录。最后,采集者们将制作植物标本凭证:将收集到的每株植物经过压制、干燥处理后制成样本,永久地保存在植物标本馆中。


在野外忙碌了一天之后,采集团队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返回酒店后,他们必须整理当天采集到的东西,做好发运准备。不同的种子需要进行不同的处理。有些需要清洁和干燥,有些则需要包装在泥炭藓中保持水分。植物标本凭证被转移至大型的木质标本夹中妥善保管。所有照片和采集数据都将输入计算机中。


一次成功的植物采集必须做到细致入微,包括准确规划行程、仔细标记每件样品等等。你不可能预见路上遇到的所有困难,每一次植物采集之旅都有惊喜和挫折。通过精心计划并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植物园收集到了大量的新种子,许多种子已在植物园中生根发芽。


第 2 部分:

我叫凯尔·波特 (Kyle Port),是植物记录经理。


我已经参加过阿诺德植物园的三次植物采集之旅。第一次是于 2015 年前往爱达荷州北部,此行的目的是采集那些独具魅力但又很常见的西部物种,这些物种是植物园中尚未种植或少有培育的植物。2017 年,我参加了第二次采集之旅。我和植物生产经理蒂芬尼·恩岑巴赫 (Tiffany Enzenbacher) 一起前往威斯康星州,同样,我们这次也要寻找植物园中少有培育或尚未收藏的、独具魅力的中西部物种。第三次采集之旅是在 2018 年,我们回到了太平洋西北地区,具体来说是俄勒冈州南部。我们从俄勒冈州南部出发,然后一路往北走,到达华盛顿中部,进入喀斯喀特山脉 (Cascade Mountains)。这次同样是要寻找常见物种,然后将其移植到阿诺德植物园。


看着采集回来的种子在温室里生根发芽,满足感油然而生,这是植物采集带给我最大的快乐。我还喜欢植物搜寻过程中带来的兴奋与刺激。在远离家乡的植物栖息地,我们制定好行程计划,踏上了寻找种子的路途。


我真的很喜欢在野外搜寻植物,也很喜欢在它们生长繁衍的地方往来穿梭。在植物园,所有景观都是设计好的。这些具有特色的树木已经被驯化。通过采集工作,我学到了植物在野外生存的更多知识。这些植物与其他植物及动物之间的联系让我着迷。


植物采集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工作的艰苦程度。你从天亮就要开始工作,日落后很久才能结束。你需要努力搜寻植物,对它们进行处理,做好运输准备,完成拍照工作,撰写博客等等,长时间的工作是一项很大的挑战。


我认为人们对此感到吃惊的是,我们真正落实了这项工作,进入自然植物种群当中,采集植物……而这些种子生根发芽所耗费的时间也令人惊讶万分。从幼苗发育到足以在园林中生长,期间所需要的时间也相当长。因此,从一颗种子成长为永久的藏品,期间可能会花费 5-10 年的时间。所以,把这些植物搬到这里,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