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珙桐

珙桐

Davidia involucrata

Accession 5159*A

珙桐在植物园中长期深受青睐。晚春时节,珙桐会开出球状花簇,花簇周围是白色叶状结构的苞片,随风飘动,美丽极了。夏秋季节,硕大的绿色果实挂在枝头。冬天,斑驳的红灰色树皮极具观赏价值。

著名的植物采集者欧内斯特·威尔逊 (Ernest Wilson) 于 1900 年在中国中部地区采集了珙桐的种子。他的这次旅程差点失败。有关背后的故事,请听下面的音频。

威尔逊的旅行日记和照片成为植物园最珍贵文物的一部分。图书馆与档案馆馆长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 稍后会谈及它们的影响。


第 1 部分:

1899 年,22 岁的欧内斯特·威尔逊 (Ernest Wilson) 就读于英国皇家科学学院。当时,花园和园艺产业蓬勃发展,人们急于从东亚寻求植物种子,哈里·维奇爵士 (Sir Harry Veitch) 找到威尔逊,要他完成一项特殊任务—前往中国采集珙桐的种子,这种树木又被称为 Davidia involucrata。早在 30 年前,西方植物学家就已经发现了这种树木,很快它就变得声名赫赫,受到众人的追捧。


威尔逊得到了明确的指示。维奇告诉他:“此次旅程的目的是收集大量的种子……不要在其他任何事情上浪费时间、精力或金钱。”


怀着这一明确使命,威尔逊出发前往中国中部地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寻找这种树木。他去了十多年前曾被发现过有一株珙桐的地方。抵达目的地后,威尔逊才发现那棵树最近被砍伐了。从威尔逊对那次旅行的描述中可以看出他当时的沮丧心情。他写道:“1900 年 4 月 25 日的夜晚,我失眠了。”


不过,就在几个星期之后,威尔逊遇到了另一株高大的珙桐。他将种子寄给了维奇,后者将种子散播到了世界各地。

威尔逊成为了足智多谋、富有执行力的植物采集者,一时声名鹊起。1906 年,他被植物园聘用,并在随后的二十年里周游世界,采集植物标本并拍摄照片。他在植物园景观和植物园档案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这些档案详细记录了他对 20 世纪初东亚地区的许多观点。


植物园中最有名的珙桐标本—就是你们眼前的这株,是老法尔热 (Père Farges) 在 1897 年采集的,然后通过法国莱斯巴里斯 (Les Barres) 的一家植物园来到这里。威尔逊采集回来的珙桐种子也已培育成功,那棵树现在就站立在你身后道路的右侧。


第 2 部分:

我叫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是阿诺德植物园的图书馆和档案室负责人。


欧内斯特·亨利·威尔逊 (Ernest Henry Wilson) 应该是我们这里最伟大的植物采集者了。他是英国人,出生于 19 世纪末,之前曾前往中国,为维奇苗圃公司 (Veitch Nursery Company) 采集标本。随后,在他结束维奇苗圃的第二次中国之行后,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聘请他为植物园的植物采集者,前往中国同一地区采集植物。


在威尔逊被阿诺德植物园聘用,前往中国采集标本之前,我们只有两位采集者—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本人和约翰·乔治·杰克 (John George Jack),两人在东亚采集了一点标本。威尔逊总共花了三年时间,在湖北和四川采集植物,并带回了成千上万种不同的植物标本和种子。我们在苗圃中培育这些种子,然后将其移栽到园林中。


欧内斯特·威尔逊于 1907 年开始为植物园采集植物。1910 年,他第二次前往中国,随后访问了亚洲其他地区:1914 年访问日本;1917 至 1919 年间先后前往日本、朝鲜半岛和台湾。我们非常幸运,从威尔逊的旅行日记中获得了大量的植物采集笔记,以及他在旅行和生活中留下的许多其他东西和收藏品。


有些研究人员会亲自来到植物园,研究威尔逊的档案材料,不过,这些材料也可以很方便地通过网络获取。我们已经引进了由哈佛大学图书馆赞助的一些数字化项目,可以将威尔逊的采集笔记、田野日记和其他书面记录进行数字化,这些资料都可以通过阿诺德植物园的网站轻松获取。


威尔逊为维奇苗圃公司采集植物时,只带了一款很小的自动照相机,后来,当他被阿诺德植物园聘请,准备开启植物考察之旅时,查尔斯·萨金特告诉他去买一套最好的照相器材。于是他购买了一台桑德森 (Sanderson) 标准胶片外景照相机。“标准胶片”是指一块玻璃板。这块长方形玻璃板长 8 英寸,宽 6 英寸。拿到相机之后,他立即学习了相关课程,例如,如何实际操作相机、如何拍出有效的照片等等。他利用相机拍摄了所到达地域的辽阔风光,也拍摄树木的精细相片等等。我们感到非常幸运的是,威尔逊是一位很有天赋的摄影师,他拍摄的一些照片可以和某些最好的艺术摄影师作品相媲美。


威尔逊从中国返回之后,玻璃感光板负片被逐一显影冲洗。这项工作实际上是由邱园 (Kew) 的一位照片洗印人员完成的,随后,这些照片被带回阿诺德植物园,自此以后它们就成为了图书馆的收藏品。值得高兴的是,近年来,我们已经将威尔逊在东亚拍摄的所有照片进行数字化处理,共有 2500 张左右。这些照片都可以在网上找到,我们也非常乐意与大家分享。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