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日本四照花

日本四照花

Cornus kousa 

Accession 1916 - 80*C

东亚地区的日本四照花 (Kousa Dogwood) 与北美的大花四照花 (flowering dogwood) 有许多相似之处。春天,树上开满鲜花,绿色头状花序近球形,被四枚白色花瓣状苞片环绕。夏天,树上结出球形红色果实。秋天,树叶变成紫红色。冬季,树皮剥落,变成斑驳的棕色和灰色,值得近距离观赏。

了解植物园悠久的植物采集传统及对下个世纪的规划。

听植物园园长威廉·“奈德”·弗里德曼 (William (Ned) Friedman) 谈“活植物藏品采集活动”(Campaign for the Living Collections) 的影响。


第 1 部分:

1880 年,美国政府委托植物园创始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对全国的树木进行一次普查,而史密森尼学会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则委托他编写一份北美树木的综合目录。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他走遍了全国各地。萨金特的朋友、环保主义者约翰·缪尔 (John Muir) 这样形容他:“在东西海岸间往返穿梭……穿过沼泽,沿着泻湖,经过一个个棕榈岛,乘着马车或骑着马儿穿越西部的平原、沙漠和山峦。”


1892 年,萨金特踏上了植物园的第一次植物采集国际之旅,这一次是前往日本。植物园的其他员工和同事将紧随其后。这株日本四照花 (kousa dogwood) 的种子是 1980 年中美植物考察之旅时在中国采集到的。在山路下方一个陡峭多石的斜坡上,团队成员发现了一株矮小但枝繁叶茂、结出果实的四照花。他们采集了果实,清洗干净种子,然后将其发往美国。


2015 年,植物园发起了为期 10 年的活植物藏品采集活动,每年组织多次采集之旅,计划从野外收集 400 个物种。该活动旨在增加植物园的活植物藏品,为下个世纪的科学家和游客们谋取福利。温室、管理和园艺工作人员每年进行三到四次考察,足迹遍布中国中部、奥沙克 (Ozark)、日本、格鲁吉亚共和国和太平洋西北部地区。


无论身处日本森林之中,还是我们自家后院里,探索搜寻植物一直是植物园的核心工作。


第 2 部分:

我是奈德·弗里德曼 (Ned Friedman)。我的本名是威廉·弗里德曼 (William Friedman),但大家常常叫我奈德。我是阿诺德植物园的园长,也是哈佛大学研究植物进化的教授。


活植物藏品采集活动是阿诺德植物园倡导的一项计划,应该四五年前就开始了。对植物园而言,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因为它提醒了我们阿诺德植物园实际上是一个博物馆。


现在很多人会问:“你说你们是博物馆,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用走进美术馆观赏画作,或者去自然历史博物馆看恐龙骨头了吗?”然而,博物馆是物品的集合。博物馆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有自己的历史。如果你有一家我们这样的植物园,里面所有的树木、灌木、藤本植物都有历史,我们照顾它们,了解它们来自哪里。那么,这就是一家博物馆。我们是一个收藏活物的博物馆,并且就像其他博物馆一样(你可以想象成美术馆),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藏品实力。


因此,活植物藏品采集活动真正代表了我们致力于成为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承诺,相比没有生命的物品,我们拥有的是活的藏品,我们必须获取活体材料—种子,将其带回并培育长大。


因此,我们做的是,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即在十年内走遍世界,采集约 400 种木本植物,添加到我们现有的活植物藏品中。从种子培养到可以挖坑栽培到户外供大家观赏的植物,大约需要四到六年的时间。我们仔细列出这样一个清单,就像美术馆要做的,或者自然历史博物馆中想要增添另一个恐龙标本或者其他代表地球生命历史的化石时要做的一样。我们列出的清单会让任何来到这里,并且希望了解全世界树木的人们能够看到更加丰富优质的藏品。对于任何想要从事科学、气候变化、基因组学及树木进化研究的人而言,情况也是如此。我们将添加材料以丰富“墙上”的展示品,也就是说植物园土地上的藏品将更加丰富。因此,活植物藏品采集活动提醒我们,所有的博物馆都在从事收藏工作,并且总是在重新思考能否将一些更有价值的收藏品展示给世界。


因此,现在我们重整旗鼓,走遍世界各地采集植物,这一行动已经产生了许多影响。我已经说过,它丰富了植物园的活植物藏品,这很重要而这只是这些考察行为意义的一方面。当我们去到中国,不会只是拿起东西就回家。我们和中国的同事一起计划这些考察,他们是中国植物方面的专家,我们还和具有当地专业知识的人们合作,找到需要采集的植物。例如,当我们派遣员工前往世界各地考察时,我们希望,同时也知道,他们将获得成长,变得更加博学多识,因为当地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与他们相互沟通,分享知识。


所以,在整个北美和世界各地采集植物是阿诺德植物园的悠久传统……要想真正获得一件成功的藏品,从很大程度上来讲,必须走出去,去探索世界的自然生态系统。我们必须去认识世界各地的人们。我认为这让机构的实力变得更加雄厚,它赋予了我们全球化思维。此时此刻,我认为很有意思的是,当植物园在 19 世纪 70 年代建立的时候,气候变化已经开始了,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人们不需要思考我们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行为对中国的某些人会有什么影响,或者某人在中国的行为会对身在波士顿的我们产生哪些影响。


但是我们已经开始从全新的角度思考,在互联互通、污染、碳排放以及我们的责任等方面,世界意味着什么。事实上,世界上没有地方是孤立的,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因此,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全球性机构—并不是说我们具有全球实力,而是考虑到我们与世界各地及其生态系统之间的联系—我认为,我们能够客观且全面地思考当前人类面临的挑战。

轻点此处查看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