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美洲山核桃树

美洲山核桃树

Carya illinoinensis

Accession 12913*A

这株美洲山核桃树的种子是罗伯特·里奇韦 (Robert Ridgway) 于 1882 年送往植物园的。今天,里奇韦作为一位有影响力的鸟类学家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但他同时也是植物园创始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的通讯记者,也是萨金特组织的采集和研究山核桃属的团队中的一员。里奇韦等协作者的贡献为植物园的山核桃属藏品打下了基础,这些藏品目前已成为国家认证的重要保护性藏品。春天,树枝上长出一束束绿叶,随后开出了小小的花朵。秋天,坚果成熟,果仁破壳而出,树叶变成了黄褐色,陆续凋零。

下面,《阿诺迪亚》(Arnoldia) 的编辑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 讲述了罗伯特·里奇韦 (Robert Ridgway) 对 19 世纪末中西部大草原变化的观察。


我叫乔纳森·达默里 (Jonathan Damery),是植物园季刊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的编辑。


我在美国中西部长大。我的故乡在伊利诺伊州中部,那里有大豆田、玉米地,一块块农田看似无边无际。大学期间,我参与了大草原的复原工作,我的同伴们从残存的草原上采集种子,试图复原草原生态。我对草原景观的变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了解它如何变成了这无边无际的农田。


2010 年至 2012 年间,第一次来到植物园的我在管理部门工作,当时我负责该项目的植物档案记录工作,于是对那些为植物园寄送植物材料、来自北美广泛社会经济领域的人们产生了兴趣,急于了解他们的故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从伊利诺伊州、密苏里州和阿肯色州寄来植物。他们对不断变化的草原景观拥有独特的见解。真正引起我注意的就是这位名叫罗伯特·里奇韦 (Robert Ridgway) 的人。


他出生于伊利诺伊州东南部。有一次,在给鸟儿画像时,里奇韦第一次对鸟类产生了兴趣。他将其中的一幅图画寄给了史密森尼学会 (Smithsonian),之后史密森尼学会的一位管理人员,同时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鸟类学家给他回信说:“这幅图画得棒极了。你应该坚持下去。”那时的里奇韦还只是个小孩子。于是,他坚持了下来,并最终成为了史密森尼学会的首位鸟类藏品主管,但是他把时间分配在了伊利诺伊州和华盛顿特区两个地方。


罗伯特·里奇韦的早期出版物之一是关于伊利诺伊州鸟类的两卷本书籍。书中他谈到了19 世纪 70 年代第一次去伊利诺伊州大草原的情景,他对草原景观的描述非常精彩:林地如何过渡到边缘带,然后连接到广阔的大草原。里奇韦对那里观察的鸟类也进行了准确细致的描述。接着,他谈到自己第二年还会再次返回。可惜过了大概十年之后,他才得到机会重返故地,而此时的大草原已经消失了。


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里奇韦充满传奇色彩的发现之旅,还有那些正在对周围世界进行观察的人们。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资料中还记录了里奇韦在史密森尼学会工作时的许多有趣细节,比如上台阶时他会连跨两级。他还和萨金特保持通信。两个人就这样一丝不苟地写下了一页又一页的信件。里奇韦是一位出类拔萃、目光敏锐的观察家,总是能引起我的共鸣。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