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银杏

银杏

Ginkgo biloba

Accession 1113 - 89*C

银杏起源于数百万年前,是该属中唯一幸存的种。这种树木在其原产地中国已经十分稀有,植物藏品网络认为植物园收藏的银杏树对该物种的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春天,树枝上开满了绿色的小花,花成簇状。到了夏天,树木独特的扇形叶子长了出来。这些树叶会在秋天变黄,通常在同一时间相继掉落,仿佛在树下铺上了金色的地毯。这株树木为雌性,所以会结出有臭味的肉质果实。在冬天,可以欣赏银杏树水平伸展的树枝。

植物园科学家彼得·德尔·特雷迪奇 (Peter Del Tredici) 采集了这株树木的种子,并对银杏进行了 30 多年的研究。下面来听听他的工作。


我叫彼得·德尔·特雷迪奇 (Peter Del Tredici),是植物园的退休高级研究员。


我记得我于 1981 年在植物园杂志《阿诺迪亚》(Arnoldia) 上发表了第一篇关于银杏的文章,而在 1986 或 1987 年左右撰写了我的第一篇研究论文。


我很晚才返回研究生院。1986 年,我前往波士顿大学获取生物学博士学位,我的论文题目是《银杏 (Ginkgo biloba) 的进化与自然史》。1989 年,我第一次前往中国,抵达了中国东部的天目山,在那里研究银杏树的生态和自然史。


植物学文献曾一度对银杏存在争议:银杏 (Ginkgo biloba) 真的是野生树木吗,亦或只是原本由僧侣在寺院中作为圣树栽培和保留的品种流落在外?当我于 1989 年开始研究课题时,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中国人自己曾着重强调的一个地方就是天目山,这座山上的银杏树差不多都是自然生长,都以自生植物的形式存在。


1989 年秋天,我和来自南京植物园的中国伙伴一起,前往天目山。我花了大约三周的时间在该自然保护区进行种群普查,观察银杏并采集种子。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株编号为 111389*C 的银杏,其种子就是我从天目山自然保护区的一棵银杏树上采集来的。我记得我给那棵树的编号是 106 号。和我发现的其他银杏树相比,那棵树的种子很小。真正令我好奇的是,那些种子都掉落在地上,而森林里的松鼠唯独不吃这棵银杏的种子,而其他树木的种子则无一幸免。事实上很难采集到足够的种子,因为松鼠几乎把它们吃光了。我心想寻思,“这可有点不寻常。”那棵树下有很多种子,我把它们收集起来带回植物园。这就是天目山上那棵 106 号树木的后代。


我想,还有一件事与你在山坡上看到的这株藏品有关。当植物园收集藏品时,我们不会像你所在城市或其他地方一样,去苗圃购买银杏树。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拥有特定的谱系,并且都出于特定的原因而出现在这里。


我提到过,许多幼苗和插条都采自天目山,但中国还有另外两个地方也拥有野生银杏树。那是在中部地区的贵州省。我曾两次到过那里,并从贵州的两个地区采集植物,这两个地区也被认为是野生银杏的故乡。


你此刻在山坡上看到的银杏藏品代表了中国野生银杏 (Ginkgo biloba) 的种质。你知道吗,我想在美国再也找不出第二株这样的藏品......要找到与此类似的树木,你必须前往中国。它不仅在当今世界中非常重要,而且毫无疑问,也将成为植物学家今后研究银杏 (Ginkgo biloba) 的重要资源。


我们所在区域的植物基本上是在 20 世纪 90 年代种植的。在我负责管理活体标本那会儿,你可以看到后面种植了一些巨大的落叶松。大约同一时间,我们从中国获得了水杉 (Metasequoia) 的种质藏品,也需要在植物园户外进行栽培。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哪里才能同时容纳这 125 棵树呢。


我在 90 年代中期也曾去过田纳西州,并采集了落羽杉 (Taxodium) 的种子。我有了一个想法:打造一个伟大的区域,把所有的落叶裸子植物种在一起,它们的树叶都会在秋天变色,然后从树枝上掉落。于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将集合所有美丽的色彩—黄色、棕色、金色等等。


在这个有限的区域里,我们拥有落羽杉 (Taxodium)、银杏 (ginkgo)、金钱松 (Pseudolarix)、水杉 (Metasequoia) 及落叶松 (Larix)。这就是落叶裸子植物的五个属,它们生长在同一个地方,因此你可以一同欣赏和观察它们。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