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北草甸

北草甸

北草甸位于亨尼韦尔游客中心对面。该区域是植物园中最潮湿的区域之一,也是那些喜欢潮湿土壤的野生动植物的家园,其中包括柳树、桤木和香蒲。全面细致的水资源管理为植物园的自然景观提供了支持。戈德史密斯溪 (Goldsmith Brook) 从亨尼韦尔大楼 (Hunnewell building) 和园艺库 (horticultural garage) 的东侧穿过,流经北草甸的水杉林,穿过阿尔伯威 (Arborway),然后进入牙买加平原 (Jamaica Plain)。排水管道穿过草地,连接到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Bradley Rosaceous Collection) 中的池塘,以及附近的塞子木沼泽 (corkwood swamp)。

园丁布伦丹·基冈 (Brendan Keegan) 在下面的音频片段中谈到了在北草甸上可以看到的野生生物。


我叫布伦丹·基冈 (Brendan Keegan),是阿诺德植物园的园丁。


北草甸是亨尼韦尔大楼 (Hunnewell building) 正对面的一片湿草甸。当游客们踏进植物园大门时,首先看到的就是北草甸。值得一提的是,它看起来似乎没有经过太多打理,所以当游客们经过这片草地时,并未发现多少可以令其驻足的登记植物。没有任何路径穿过草地,但我认为这一点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实际上它是由植物园创始人刻意设计的。奥姆斯特德 (Olmsted) 和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两人都有意让这个区域保持湿润和凌乱,尽量让游客们感到仿佛置身于未加修饰的自然环境之中。


和景观中的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相对缺乏管理,于是这片湿草地成为许多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游客们沿着草地边缘行走,或者扫视整片草地,很可能会看到几种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鸟类,比如红翼黑鹂 (red-winged blackbirds)。芦苇丛中常有绿头鸭 (reed) 出没。苍鹭 (Heron) 也经常在那里漫步。草地上还有大蓝鹭 (great blue heron),偶尔也会出现绿鹭 (green heron)。有时可以在香蒲 (cattail) 中看到它们的身影。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更小的有趣野生动物。一位讲解员好几次都看到了美洲水鼬 (American mink),这种动物在波士顿是比较少见的,每次露面总会让人兴奋不已。麝鼠 (Muskrat) 也在那里安家,而且经常堵塞我们的下水道。


但我很喜欢这一点,因为它令北草甸看起来更像野外之地。就植物而言,我们只需对其进行最低程度的维护。园艺师科林·麦科勒姆·库克 (Colin McCallum-Cook) 负责打理那片区域。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并不经常除草或修剪。树木通常也不会被移走。因此,北草甸有许多突然冒出的自生树木和一年四季都可看到的自生草本植物,我认为这样很好,因为越来越多的物种愿意在那里繁衍生息,如若不然,它们在植物园中将无别的容身之所。北草甸的存在再次提醒我,植物园创始人和园长的目的,是要将这一景观打造成更大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再次强调,我如此喜欢北草甸的一个原因是,它提醒了我们更大的生态系统在我们的景观中的作用,这是奥姆斯特德和萨金特特意设计的。我想,游客经过这里的时候,往往没有仔细看一眼那些突然冒出的自生植物,那些我们没有种植或培育但仍然蓬勃生长的植物。


例如湿草甸中我最喜欢的一种随意生长的植物(或者说是自生植物而非随意生长的植物)—凤仙花 (jewelweed)。凤仙花是一种美丽的小植物,就生长在杜鹃花坛 (Azalea Border) 后面的空白地带上。凤仙花拥有漂亮的黄色花朵,到了秋天,蒴果成熟,一旦被碰到,蒴果就会裂开。所以如果你轻轻地触碰它们,它们就会将种子弹射出去。


我认为这种植物的存在意义重大,原因有很多。第一,它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植物,有利于授粉者进行授粉。其次,就教育性而言,大多数游客只会径直走过草地,既不会去想草地上的植物,也不会真正关心它们。而作为植物园中的自生植物,凤仙花可以吸引人们的目光,游客们可以通过它学习植物的散布、种子的传播,以及这些物种繁衍生息的独特方式。我一直认为凤仙花传播种子的途径非常有趣。而且根据我的经验,孩子们尤其觉得趣味十足。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