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林地

林地

植物园中一共有四片林地:中央林地 (Central Woods)、北部林地 (North Woods)、铁杉山 (Hemlock Hill) 和彼得斯山林地 (Peters Hill Woodland) 。虽然这些林地最初被认为不属于正式藏品范围之内,但在过去几十年里,许多树木已被正式编入目录,认可了它们作为样株的重要性,促进了它们在研究中的使用,而且还跟踪了它们对病虫害的反应。不过这些林地中的许多树木、灌木和藤本植物仍然不属于植物园的编目藏品,而且这些区域的园艺工作也极少。


在 1872 年植物园建立之初,许多林地刚刚经过了殖民地农民一段时期的砍伐,还是在重新恢复过程中的幼林。植物园园长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和景观设计师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 (Frederick Law Olmsted) 选择保留植物园中的几个区域作为“天然”森林,以符合当时花园的自然主义审美。他们还希望林地可以起到防风林的作用,为植物园提供遮挡,同时提高土壤湿度。


如今,这些林地确实发挥了这些作用。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由于飓风等自然灾害和入侵物种的大量涌入,这些林地经受了生态环境的巨大变化,不过它们仍然是植物园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下面的部分中,项目副经理丹尼·席斯勒 (Danny Schissler) 谈到了这些往往不被人了解的区域。


我叫丹尼·席斯勒 (Danny Schissler) ,是阿诺德植物园 的项目副经理。


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每一处风景都有它自己的历史。对我们来说,理解生态时间的尺度,发现塑造景观的多种因素及其支持的生物种群,往往是一项挑战。和新英格兰的大部分地区一样,植物园 281 英亩的土地在 17 和 18 世纪也曾被农民砍伐耕种过。


由于波士顿地区的快速城市化导致马萨诸塞州东部的农业衰落,农田被逐渐废弃,随着树木种群的重新恢复,生态系统再次发生变化。如今,植物园林地的构成正好讲述了那些年间发生的故事。


北部林地 (North Woods) 、中央林地 (Central Woods) 、彼得斯山林地 (Peters Hill Woodland) 和铁杉山 (Hemlock Hill) 是植物园 281 英亩土地上的四个主要天然林地。多年来,这些区域遭受了或多或少的生态干扰,但它们仍被认为是“自然的”,因为它们没有像周围的其他藏品区一样,得到精心的管理和照料。


坐落在蛇形丘上的北部林地占地两英亩,是四个林地中最小的一个。蛇形丘是由曾经覆盖新英格兰的冰川消退后所沉积形成的砾石堤。北部林地包含许多当地的阔叶树种,而且其中也种上了许多登记在册的植物藏品。该区域的生态系统经常成为植物园教育项目的对象。


彼得斯山林地 (Peters Hill Woodland) 是另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坐落在彼得斯山上的银杏 (ginkgo) 和海棠 (crabapple) 藏品之间。它是所有林地中物种最为丰富的地方,并为大量的非本地物种提供了生存空间,最著名的有黄柏 (cork tree)、山楂 (hawthorn) 和水榆花楸 (Korean mountain ash)。


中央林地是受干扰最少的自然区域,入侵物种较少,以白松 (white pine)、红橡木 (red oak)、美洲白橡 (white oak) 及山毛榉 (beech) 等本地树种为主。中央林地多石的土壤很大程度上不适合农业生产,在建立植物园之前的几年里,这片土地曾被作为牧场使用。


铁杉山 (Hemlock Hill) 占地 22 英亩,是植物园中最大的林地。它曾经受到过复杂的生态干扰,包括 1938 年发生的破坏性极强的飓风,以及入侵性的树液吸食昆虫铁杉球蚜 (hemlock woolly adelgid) 的侵害。这两起事件都对这片曾以加拿大铁杉 (eastern hemlock) 为主的林地产生了重大影响,致使其结构发生了改变。这片林地中生活着许多独特的鸟类、两栖动物、蕨类和多年生草本植物,它们更喜欢茂密森林中阴凉的下层植被。


我们经常使用“自然”一词来模糊地描述那些似乎未受人类干预的地方。事实上,像这样靠近城市中心的林地,面临着一系列日益严峻的生态挑战,包括气候变暖、污染、土壤压实以及物种入侵等等。监测和研究这些区域有助于我们了解不断变化的环境条件,并预测新的生态干扰(如外来物种和全球气候变化)所产生的影响。


我最喜欢的植物是刚松 (Pinus rigida),它是一种本地松树,在新英格兰分布广泛,沙丘、高地森林和门前庭院等处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与北美乔松 (eastern white pine) 笔直的外形不同,成熟的刚松呈现出粗犷不规则的身姿。它是真正的幸存者,能够在被砍断或烧得只剩下一截树桩的情况下重新发芽。即使是快速生长的幼树,也会因斑驳的树皮颜色呈现出典型的年老外观。中央林地保存着一些古老而又奇形怪状的样株。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