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Bradley Rosaceous Collection) 占地五英亩,收藏了 300 多种植物。该区域不是典型的玫瑰园,而是蔷薇科 (Rosaceae) 植物的集合,包括我们熟悉的玫瑰灌木以及藤本植物和苹果、梨、樱桃等果树。该基地于 1985 年由植物园的长期捐助人埃莉诺·卡伯特·布莱德利 (Eleanor Cabot Bradley) 捐赠建立。2011 年,为容纳新的植物,该基地进行了翻修,并与景观设计师朱莉·莫埃尔·梅瑟维 (Julie Moir Messervy) 合作进行了改良设计。春秋季节,该区域常被用于植物园针对小学生的户外教育计划。

园艺师斯科特·菲利普斯 (Scott Phillips) 负责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柳树路 (Willow Path)、枫树 (maple) 藏品和山毛榉 (beech) 藏品的养护工作。下面来听听他对这片区域的喜爱之情。


我叫斯科特·菲利普斯 (Scott Phillips),是植物园的玫瑰花匠。玫瑰花匠的意思就是我要照顾一些珍贵的玫瑰花藏品。


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Bradley Rosaceous Collection) 就是由我负责管理,我们简称它为 BRC。我喜欢这项工作带来的挑战性,因为蔷薇科植物最容易感染疾病。尤其是被种在一起的时候,疾病在它们之间的传染速度非常快。所以,这项工作具有很大的挑战性。我爱这项工作,因为我喜欢观察事物,也喜欢治疗生病的植物,让它们变得更加健康。那种感觉棒极了。


我也很喜欢玫瑰。它们是一种经典的花卉。玫瑰花充满了诗意,而且种类繁多。有的玫瑰花有 106 片花瓣,而有的却只有 5 片花瓣;有的玫瑰花可以从春天一直开到霜冻,而有的却一年只绽放一次。每天围着这些花儿打转真的很有意思。有的玫瑰会结出辣椒状的玫瑰果,那是它的种子。还有的玫瑰看起来像苹果,而有的则闻起来像苹果。是的,它们真的很有趣。蔷薇科中的大多数植物都能吸引很多野生动物,尤其是鸟类。所以与 BRC 为伴,你一定会有一些新奇的发现。


当我在 2018 年 9 月成为玫瑰花匠时,玫瑰园的花床......用“单薄”这个词来形容十分贴切。花床上种植了一些玫瑰品种,比如杂交茶香月季 (hybrid teas)、丰花月季 (floribundas)、大花月季 (grandifloras) 和绝代佳人 (knockout) 等古典玫瑰。还有一些仅开花一次的玫瑰品种。花床中还有蔷薇科中的所有灌木种类,每株植物之间都有间隙。而蔷薇科植物中我最喜欢的一种是草本层植物。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蔷薇科中有草本植物,比如斗篷草 (lady’s mantle)、地榆 (Sanguisorba) 和路边青 (Geums)。还有哪些呢?蚊子草 (Filipendula)、委陵菜 (Potentilla) 和草莓 (strawberries)。


于是,刚开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藏品主管兼园艺主管坐下来,询问他我是否可以在玫瑰、灌木和树木之间种上多年生蔷薇科植物(几乎是为了填补空间)。所以,现在植物之间的空隙不再撒上木屑,而是被我喜爱的多年生植物所填补。比起普通覆盖物,我更喜欢鲜活的植物覆盖物;比起褐色的土壤覆盖物,我更喜欢绿色的植被。我对此感到无比自豪。我刚刚来到这个地方时,草本植物层根本不存在。这对于一个植物园来说似乎无关紧要,但这里的木本植物需要不断生长。当被覆盖圈包围时,它们是不会生长的。对吗?只有在周围是多年生植物、活的覆盖物或者绿色护根物时,它们才会生长。这些植物可以促进根的呼吸,控制土壤温度,而不仅仅是一堆一堆的覆盖物。


添加这些多年生植物之后,这种方法变得流行。2019 年春季,我们在 BRC 中增加了约 5,000 种新的多年生蔷薇科植物。从那以后,我们开始添加......现在,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打算效仿这一做法。我对此感到十分骄傲。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整个植物园能成为一个内部紧密相连的植物世界。


我感到很幸运,庆幸每天醒来后能从事一份自己满怀期待的工作。我只是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感觉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是的,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幸运,我过着有意义的......即便只是作为一个玫瑰花匠,对我而言......那份工作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我很爱它。我认为那是我的天性所在,我想要过那样的生活。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我做的事情不仅给我带来快乐,而且让我变得脚踏实地、心境平和。我不会再尝试别的工作了。玫瑰园让我感到十分满足。如果余生都能在这里度过,我将激动万分。你懂吗?所以,是的,拥有这样的生活我心怀感激。我感到很幸运,就像中了彩票一样。你懂吗?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