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池塘

池塘

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 (Bradley Rosaceous Collection) 旁边的三个池塘建于 19 世纪末。该区域是一个天然的排水场所,因为此地太过潮湿,已无法种植最初位于此处的灌木。人们移走了三个地方的泥炭,最终建成了三个池塘,这三个池塘连接到一个主排水管线系统,而该排水系统又与北草甸 (North Meadow) 相接。泥炭被用作植物园早期栽种植物的肥料。时至今日,池塘四周长满了喜欢潮湿土壤的植物,包括唐棣 (shadbushes)、山茱萸 (dogwoods)、接骨木 (elderberries) 和杜鹃花 (azaleas)。池塘里还栖息着各类野生动物,比如鸟类、昆虫、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等等,该区域经常被用作开展儿童教育计划的场所。

自然教育专家安娜·玛丽亚·卡瓦列罗 (Ana Maria Caballero) 带领学生和教育工作者在池塘开展教育课程。请听下面的叙述,了解更多内容。


我叫安娜·玛丽亚·卡瓦列罗 (Ana Maria Caballero),是一名自然教育专家。大约在 2010 年,我开始与植物园建立联系。


从本质上来讲,我的工作是帮助儿童和成年人利用户外活动来学习更多关于生命科学的知识。在春季和秋季,我带领学前班至五年级的学生进行各种野外考察。我还参与了野外考察指导的培训,我们对该项目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该培训包括掌握儿童成长、教学策略以及项目的植物学内容。我的另一部分工作是,通过专业发展计划直接与波士顿公立学校及其他地区的教育工作者互动。我有两个项目正在开展。一个是每月一次的景观探索,叫做“教育工作者的植物园”(Arboretum for Educators),还有一个是每年一次的暑期研修班,提供更深入的学习。这两个项目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提升教育工作者的知识水平,令他们更有信心利用户外活动来进行有意义的生命科学教学,而这种教学与正规环境下的课堂学习紧密结合在一起。


以下案例说明了带领孩子进行户外学习的重要性。我们常常会带幼稚园的小朋友和一年级学生到池塘边去观察野生环境。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事情,一群人正在仔细地注视着水面,突然一只巨大的鳄龟 (snapping turtle) 从水里冒了出来,它的鼻子露出水面。你可以看到它的鼻孔、那双爬行动物的眼睛、巨大的龟壳和尖尖的尾巴。它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游来游去,好奇地窥探着周围发生的事情。一名一年级的男孩问道:“那是什么?”我们的导游回答说那是一只鳄龟。这个男孩看着导游,然后肯定地说道:“不,那不是一只龟。”导游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无法说服男孩相信那实际上就是一只龟。


于是,我们试着找出原因。我猜想这个男孩对龟有着既定的印象。他们在图画书中看到的龟顶着一个漂亮的大圆壳,趴在草地上。图中的龟确实很形象,但是与这只鳄龟的样子相去甚远。这个小男孩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那就是他脑海中的既定形象遭到挑战。于是,当出现他无法理解的事物,即便亲眼所见,他仍然会说:“好吧,它看起来有点像乌龟,但它不是乌龟,因为这与我脑中的乌龟不一样。”对我而言,这个例子很好地说明了户外教学对孩子的重要性。通过户外教学,他们可以看到现实生活中自然界的多样性。


这令人感到十分欣慰,因为我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师,然后才换了这份工作。我可以继续做一名老师,但我,我们在野外教学的东西更加有意义,与自然界的联系也更为紧密。我们捕捉孩子们的好奇心,跟随他们的脚步。他们可能对某个东西感兴趣,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探索这一兴趣,这样可以增加孩子们与所感兴趣事物之间的联系。他们可以接触、感受、倾听、观察那些事物,还可以尝试做一些自己不曾想过的事情。我认为,当他们与我们一起进行户外探索时,也会放下一些戒备。他们也许会犯错误,也许会说一些看似有点傻的话,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只因为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实在太神奇了。


我认为最重要的核心理念是,当孩子们完全投入学习当中,引导自身对事物进行理解时,他们才能真正有所收获。在户外时,我们利用大自然来教授他们生命科学的重要概念,他们可以触摸、感觉、倾听并调动全身践行这些概念,他们所学到的东西更加具有实际意义。这个过程也更加复杂,因为他们不再只是简单地学习植物生长需要空气、水、阳光、遮蔽物和土壤等概念,而是可以真切地看到成千上万种不同的植物。他们会发现尽管植物都需要阳光,但有些在阴凉处生长得更好。有些却更加适应明媚的阳光。有些植物体型更大,有些更小,这与它们的基本需求有关。我认为,孩子们通过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可以学到很多书本知识以外的东西。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