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彼得斯山

彼得斯山

彼得斯山山顶的高度为 240 英尺,是波士顿第二高的地方,仅次于附近西罗克斯伯里 (West Roxbury) 的贝尔维尤山(Bellevue Hill,330 英尺)。这片土地购于 1895 年,实现了创始董事查尔斯·斯普拉格·萨金特 (Charles Sprague Sargent) 的目标:一个用来种植的地方,“植物不一定要永久存在”。历年来,彼得斯山主办了各种试验性种植。20 世纪初,这里曾种了数百株山楂树 (hawthorn),那是萨金特对山楂着魔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其中大部分被移除,种上了海棠树 (crabapple) 和针叶树 (conifer)。今天,这座山上还种有许多获得全国性认证的银杏树。

园艺师劳拉·米尔 (Laura Mele) 负责彼得斯山 (Peters Hill) 的维护工作。请听她讲述照料这 45 英亩土地的经历。


我叫劳拉·米尔 (Laura Mele),是阿诺德植物园的园艺师,我负责的主要区域是彼得斯山 (Peters Hill)。


能够管理彼得斯山这么大的一片区域,我真的感到很高兴。我想它的面积应该有 45 到 46 英亩。我很喜欢这片区域,因为这里的维护并不那么难。虽然不能说它是荒野区域,但它比较自然。与 BRC(Bradley Rosaceous Collection,布莱德利蔷薇科藏品园)或 LG(Leventritt Garden,利文特里特园)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更自然一点。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点。这可以减少所需的资源,所以我挺喜欢这种平衡。按照彼得斯山的面积来看,肯定需要不少照料,但是……现在它达到了平衡—必须做的事与不必做的事所需的资源之间达到了平衡,我发自内心地欣赏这一点。


我 18 岁进入这个领域,在俄勒冈州得到第一份园艺工作,我一下就爱上了它,其实那只是一份割草的工作。我的工作主要是修剪草坪和负责住宅草坪养护项目,我喜欢整天呆在户外干体力活的感觉。我是在郊区长大的,以前不知道还能以此为生,所以我当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家。


后来,我又从那里去了学校。我获得了康涅狄格大学 (UConn) 的园艺学副学士学位并在一些园林景观公司工作,然后开始从事树木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因为园林景观公司到了冬天会解雇所有员工。所以我加入了本地树木服务,整个冬天都在修剪苹果树,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因此从事了更多的树木培植工作。


后来,我来到植物园,这是我人生中获得的最好的礼物。因为这里就像回到了我最初开始的地方,我看到的是种满果园的许多苹果树和山楂树,我做的是我喜欢的工作—这些果树都等着我来修剪,让我感到无比开心。的确,在这里工作对我而言就是恩赐,因为这份工作与植物有关。能够在这样一个地方工作,唯一的工作目标就是照料这些植物,让我非常感恩。我对自己每天所做的工作充满了感激之情。


我想,我之所以如此喜欢园艺,是因为虽然听起来很傻,但我觉得即使等我老了以后,看到种下的种子长出东西来仍然会令我感到无比神奇。我可能还是会说:“这真是太神奇了。”我觉得,不管我到多大的年纪,也还是会这样。所以,能够……真的是……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帮助植物生长和保持健康,但我也承认,几百万年来,没有我们的帮助,它们照样生长得很好。我的意思是说,能够为它们的健康做出贡献,但也知道它们没有什么问题,这种感受会让人抱有谦逊之心。能够做这份工作是我的荣幸。


上周下雪前一直在下雨,然后那天出了一点太阳,我正试着砍下凌霄花 (Campsis) 的一些藤蔓帮助它过冬,有个人跑过我身边,当时他在说:“谁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我的感觉就是:“我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说,我没法写出更精彩的句子,但我确实觉得我的工作是最好的工作。即使他们从我身边经过时我在雨中铲雪,也仍然是最好的工作。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