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沃尔特街墓地

沃尔特街墓地

沃尔特街墓地位于彼得斯山的西南坡,由几十块 18 世纪和 19 世纪的墓碑组成。该遗址建于 1706 年,当时一群殖民地居民厌倦了走超过三英里的路程前往位于罗克斯伯里 (Roxbury) 的教区,于是建了一座礼拜堂,里面有一块墓地。现存最早的石碑是 1722 年为纪念安娜·布里奇 (Anna Bridge) 而立。教区居民在 1773 年拆除了这座礼拜堂,但直到 19 世纪仍在继续使用墓地。1867 年,几英里以外某个地区的开发影响到几名独立战争老兵的遗骸。于是,他们被重新安葬在这里,并于 1903 年立碑纪念他们。1946 年,植物园接管了墓地的维护工作。现在,墓碑矗立在鹅掌楸 (tulip trees)、水杉 (dawn redwoods)、橡树 (oaks) 和山茱萸 (dogwoods) 的树冠下。

在下面这一部分,图书馆与档案馆馆长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 将介绍这个区域的早期历史。


我叫丽莎·皮尔森 (Lisa Pearson),是阿诺德植物园图书馆与档案馆馆长。


罗克斯伯里 (Roxbury) 镇并不属于波士顿,是由来自温斯罗普 (Winthrop) 舰队的定居者与其同时建立的。镇子的核心区是今天达德利广场 (Dudley Square) 也就是更名后的努比亚广场 (Nubian Square) 周围的地区。不过,很快定居者就从那片地区搬出,到了大约三英里以外的牙买加平原 (Jamaica Plain) 或者说后来的牙买加平原,并在那里建起农场。这里的早期定居者包括维尔德 (Weld) 家族。今天彼得斯山 (Peters Hill) 所在的地方当时实际上属于维尔德家族。这里肯定生活着一些家族核心人物,对他们来说,回到礼拜堂所在的罗克斯伯里镇中心变得十分麻烦。这个时候是 17 世纪 90 年代。他们真的厌倦了每到礼拜天或者需要全镇集会的其他时候,走三英里半或四英里路回到罗克斯伯里镇中心。


于是,他们向殖民地议会提出申请,希望在这里建立一座礼拜堂,这个地方后来被称为罗克斯伯里 (Roxbury) 的“牙买加边境”(Jamaica end),也就是后来的牙买加平原 (Jamaica Plain)。这个申请被殖民地议会拒绝,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这意味着除了罗克斯伯里镇中心教堂的牧师外,他们还必须给另一名牧师付薪水。所以申请被拒绝了,我想住在这里的那些家族对此有点不满,于是他们在 1710 年或 12 年、11 年,反正在那个时间左右,自己动手建了一座礼拜堂。


当然,当那些当权者们发现当地人建了一座礼拜堂时,每个人都大动肝火。这些家族受到训斥,他们寄了一封信说“噢,天啊,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非常抱歉建了这座礼拜堂。但是我们不一定会拆掉它。”或者,那封信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最终,当权者转而明白,他们的确需要在这里建一座礼拜堂,因此最终允许了那座礼拜堂矗立在那里并任命了一名牧师。那座礼拜堂在此后的许多年里一直矗立在这儿。


除了在沃尔特街 (Walter Street) 修建的礼拜堂外,还有一个墓地,因为当地的家族需要在有人去世时埋葬死者。墓地从沃尔特街一直延伸到山上,在 19 世纪葬满了大约 150 个有标记的坟墓,也可能还有更多坟墓。墓地在 18 世纪末教堂被拆除并搬到西罗克斯伯里 (West Roxbury) 后保留下来,直到 19 世纪还在继续埋葬死者。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沃尔特街—中央大街 (Centre Street) 和沃尔特街这片区域,实施了道路翻修工程。作为这项工程的一部分,沃尔特街稍微拓宽和变直了。当时,在拓宽的时候,占用了墓地的前面一部分。事实上,我并没有发现确切的数字,但有一些墓葬受到了影响。同样是根据传闻,这些墓葬……遗骸可能被重新埋葬在沃尔特街的墓地里,或者,也可能被重新埋葬在不远处的希望山公墓 (Mount Hope Cemetery)。


沃尔特街墓地 (Walter Street Burying Ground) 在 20 世纪 20 年代开始由阿诺德植物园照管。那时,墓地周围还有一堵石墙。但是后来,我想是在 20 世纪 50 年代,我们获得了拆除围墙的许可,那块土地也并入彼得斯山上的植物园财产中。当然,那些墓葬保留了下来,至今仍有一些墓葬还带有 18 世纪的石碑,是一些很漂亮的石碑。

轻点此处阅读语音脚本。